揮別星期四身體的不適

以及這幾天的低溫陰雨

好不容易的在週六看到久違的陽光了!

一早八點就起床

自己就散步出去吃個早餐

享受一下晨間的陽光

然後再慢慢的散步回住處

雖然有陽光但氣溫還是偏低

於是又窩在被窩裡繼續拼"步步驚心"直到中午~

 

 

想起之前同事曾提起可以去宜蘭伯朗咖啡城堡

於是和Luke吃過午飯後就駕著紅紅出發前往啦~

路途中我還打了個盹

(辛苦Luke了)

出門前搜集的資料

在到達伯朗咖啡城堡時

會先經過伯朗的海景咖啡館

於是我們就順道下車去看看

在咖啡館的後面真的有好大一片海灘

只是…就真的只的一大片海

加上天氣陰陰的

所以覺得景色普普又好冷

(所以一張照片也沒拍…)

於是停留了一下下就返回停車處準備離開了

正當等待Luke發動車子時

引擎竟出現奇怪的聲音

怎麼樣也發不動

Luke還打開引擎蓋看了一下

原想可以順利再發動

結果還是得找修車廠了

 

再那種觀光景點想也知道修車廠很難找

我還用手機上網去google了一下

但都沒有找到

突然想到我們在來程的途中

我問他為什麼路上都沒人好怪

Luke看到剛好經過的一家修車廠

就開玩笑的回我說:因為大家都去修車了…

修車廠!

就是在來的途中有修車廠

因為不知道距離多遠又沒有計程車

Luke要我在原地等

他就步行往回走了

當時想和他一起去尋找

但這幾天不停的拉肚子好不容易停了

不知是太緊張還是怎樣

肚子又開始翻攪

我只能先到咖啡館的廁所去應急

看著Luke步行的背影真的覺得好心疼喔

但也只能這樣了

 

去廁所解決了後

邊等邊在咖啡館附近走走

看到遊客在拍照

但我一點心情也沒有

一直想著Luke回來

也不知等了多久

我在路邊或站或蹲或走

終於接到Luke電話說要和找到的修車行老闆一起回來了

 

當時煎熬的心情轉成雀躍

心想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老闆來應該很快就可以解決

沒想到老闆來了後查了好久都沒能找到問題

初步判斷可能是一個什麼零件壞了

但因為他自已沒有存貨和另一家廠商調貨老闆又剛好外出

所以就叫我們在那邊等一下

等他調到貨會再通知我們

 

當時只覺得不安

問Luke說那老闆會不會不想理我們呀

但我想Luke也很無助吧

他說他也不知道

於是我們只能等了

當時天色已轉黑了

我們到咖啡館裡點了咖啡等

但實在沒什麼興緻品嚐(而且怎麼覺得伯朗的咖啡很淡呀…)

又過了快一個小時

老闆終於又回來了

於是又是一番的測試

竟然不是之前推測的那個零件壞掉

真的是好令人沮喪的結果

當時腦中真的是一片空白的無助

真的很自責提議要來這裡…

 

不過還好這個老闆真的很不錯

他沒放棄的又再試了好多地方

終於試出來了

經Luke"翻譯"那些術語給我聽

好像是說引擎可以發動而且沒問題

而是在車尾油箱的汽油無法送到前面的引擎

應該是在那麼多的線路中有一個電線壞掉了

但如果要仔細檢查

可能要把整輛車拆了才能查

於是老闆先再接了一條替代的線讓車能發動

先把車開回他的修車廠

再看要怎麼解決

 

我們一起到他的修車廠

(真是不明顯的修車廠

當時很佩服Luke怎麼發現的

因為這不是我們之前看到的修車廠)

老闆又開始繼續想解決的方法

我只好無聊的在一旁繼續的看起了"步步驚心"

等待的同時

老闆又接到求救要修車的電話

而且很巧的是那輛車拋錨的地點和發生的原因竟然和我們一樣耶

真覺得又巧又毛的~哈!

 

最後…

真的沒法子了

老闆告訴我們先用那條外接的線路應急

等我們又空再送廠仔細檢查

他還幫我們把那條外接的線路好好的整理了一下

至少不讓它外露在坐位上

我們才結束了這個車拋錨驚魂記!

 

離開時已經晚上7點了

Luke還問我說要不要繼續去城堡咖啡館

雖然那裡有供應晚餐

但當時的我只想趕快離開回台北

所以我們就驅車返回了~

 

經過一下午的折騰

感覺好累也覺得好對不起Luke說

原本想說他工作那麼累

可以到戶外走走放鬆一下

沒想到遇到這樣的事

但換個角度想

還好發生時不是在他上班的途中

而且我可以陪著他而不是一個人

這是唯一安慰的地方吧!

 

至於伯朗城堡咖啡館

以後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去囉

 

後記:

事後想想不知是不是巧合

我還笑罵Luke說以後不要亂講話

一席"大家都去修車了"

卻印驗在我們自己身上

真不是要笑還是要哭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nya 的頭像
vanya

雲朵飛翔

va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